第三篇 契作

經過多方努力幾經波折(三十年後的番外篇才能盡述),終於取得了台灣小麥,在這過程中認識了一些麥農,我開始思考我要鼓勵什麼樣的小麥生產?有機?秀明?自然農法?友善土地?這些詞在我心裡打轉。當我知道有些有機肥料竟然是使用第三世界國家的糧食所做成的,那麼我們支持使用這些有機肥料使用的同時,不正是支持了一個全球性的剝削行動嗎?當有些農法成為一種看輕他種農法的執迷時因而看不到土地上人的價值時,那也不是我所追求的。最後,我發現自己渴望投身的是一個符合有機精神的生產循環,是符合公平正義友善多元精神的。

感謝現在所合作的農友讓這些成為可能,以豆麥輪作方式,以供應麥子所需的氮肥,則不添加任何肥料。收成中可見許多草籽,也知道沒有除草劑的使用。這些草籽夾雜在大麥燕麥小麥小石頭中,讓我們又愛又恨,甚至有時看到塑膠粒鐵片,讓我們非常頭疼!我完全無法想像這些東西進到石磨裡還有肚子裡會如何…

小麥收成的雜質

|農民的小麥契作系統|
在廣大的嘉南平原中,土地不少,可是人力缺乏。農民平均年齡偏高的問題在這也很嚴重。認識了十甲有機農場的蔡一宏大哥是非常幸運的事。除了他本身獨具的組織能力使得他可以管理許多田地。由於原本並未務農,不熟悉慣行農法的做法,一開始務農就是參加有機產銷班,也知道在台灣,有機其實才剛起步,所以他從不畫地自限。在根據台灣大學農藝系碩士畢業生陳筱鈞的研究,最適合種小麥的地方是中南部沿海的嘉義東石、台南學甲。我們所取得的有機小麥就是來自他在東石的十甲有機農場。

契作麥農-蔡一宏

 

農民除了自己種植小麥之外,也鼓勵其他農民種植小麥,看到麥子的種植並不困難,冬天幾乎沒有蟲害,唯一比較大的問題是鳥害。看準了嘉南平原的優勢,他以大面積較密集的撒播因應,取代了多數地方採取的條撥方式。密集,使得鳥類不易從麥田中間吃起,大面積使得鳥類無法整片吃完,避免讓農民一無所獲。於是他號召其他農民秋冬之際就在休耕地上種植小麥,發展大面積種植小麥的粗放策略,農民除了有轉種小麥的政府補助,還可以拿到一些田地租金。農民要做的只有初期的除草,直到小麥長到相當的高度不被雜草蓋住,後續就只要偶爾麥田裡晃晃,看東看西。拜網路發達之賜,許多農民與技術士,防治專員在Line上開了群組,快速回報各種狀況,並且直接在線上得到快速回應。回到有機認證與自然農法的契作,最難實踐的幾個環節,包括:
一,安全的種源。
二,種植過程使用了不好的防治方式。
三,用肥不當。
四,收成數量不實。
十甲有機農場透過1.給予種源適地種植,2.在各區安排防治專員指導防治措施3.豆麥輪作或以堆肥輔助,4.契作方自行收割方式因應。

日前獲政府補助買進德國進口雜糧收割機,大大提升收成效率。
附上台灣雜糧復興的影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list=PLYfJOvcvKb2QbhqdsmlG5OD5nozw1zwlw&v=8A9S2uQU_AE#t=618

不趕鳥,且留一部分給鳥吃

|我與農民的契作方式|
不是以契作土地面積上的作物,因為農民曾見到在歉收時,契作商因為已經付出了一大筆錢,收穫很少根本無法支持自己運作,甚至有契作商因此面臨倒閉危機。我曾以為,契作特定的一塊土地面積,是幫農民分攤風險,沒想到其實真正的風險其實完全轉嫁到了契作商身上,蔡大哥不肯讓這樣的事情重演。我們的契作方式是約定重量,如果當年歉收則依照原先預訂收成的比例來調降,每個契作商都會少收一點,或許會賠但不至於血本無歸,農民也是一樣。如此,大家共同承擔收成的後果,豐收時,大家或許可以共同享受成果!我想這是我非常喜歡的想法!

很幸運地,一年一年,透過不斷溝通,還包括抱怨,我們拿到的小麥品質越來越棒,今年我們拿到了日曬的小麥,磨出的麥粉透出淡淡的甜玉米香氣,非常奇妙!蛋白質含量也屢創新高,拿來做麵包越來越容易。今年,又加入了其他夥伴一同契作小麥,讓我們在推動台灣小麥全麥的夥伴們更加振奮!有了這個基礎,也看到社區型烘焙坊的概念越來越多元!除了前面提到的「美麥烘焙」,還有以北歐式麵包為主要方向的「磚麥」。我們都是以自磨全穀物麥粉不用市售麵粉,全野生酵母不用商業酵母作為推廣麵包的基本堅持。在這當中有許多很可貴的發現,值得我們一說再說。用台灣小麥來做麵包與自磨麥粉有非常密切的關係,所以我要讓故事回到源頭,自磨麥粉的這件事上。

下一篇 石磨成了關鍵